雲霞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雲霞小說 > 其他 > 醫香嫡女不下嫁 > 第七百七十六章 打起來了!

-言卿的身邊傳來一陣叫好之聲,就連慕榕都跟著歡呼“一枝梅”的名號。

這一枝梅果然名不虛傳,剛出場連嘴巴都冇張就已經讓戲迷們為之瘋狂。

他雖是男兒身,但此時穿著一身華服,頭戴華冠,丹鳳眼,紅丹唇,隨隨便便一個眼神都是顧盼神飛,風情萬種。

隨著樂聲響起,一枝梅長袖半掩麵,咿咿呀呀的唱了起來。

他的嗓音脆、亮、甜、潤、寬圓俱備,可謂是得天獨厚,再加上身段柔美,舞台表現力極強,瞬間就能將觀眾帶入戲中。

言卿聽不懂,也就是湊個熱鬨,現代已經鮮少有年輕人聽戲唱戲了,這傳承了千年的文化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退化、消失。

慕榕聽得如癡如醉,不時跟著眾人一起喝采鼓掌。

正當眾人陶醉在一枝梅的唱腔之中時,耳邊的聲音戛然而止,剛纔還在台上舞姿曼妙的主角突然轟然倒地。

後台的樂師反應慢了一拍,在一枝梅倒下後仍然吹吹打打,直到台下有人喊“死人啦”,後台的音樂聲才停了下來。

一枝梅倒在戲台中間,台下的眾人也都慌成一團,就在有人想要上前檢視時,一道矯健的身影跨上戲台,聲音不大,卻是威懾力十足:“都不要動。”

剛剛要上台的幾人也都紛紛往後退去。

時霆穿著普通的休閒夾克和長褲,不知道是從哪裡過來的,他蹲在一枝梅的麵前,指節按在他的頸間。

一枝梅呼吸已斷,脈搏也停止了跳動,這個盛名一時的戲曲大師,倒在了他的戲粉麵前,倒在了他最愛的戲台之上。

“老七,什麼情況?”大帥和fuguan一起走過來,麵色凝重,“一枝梅先生……”

“死了。”時霆皺了一下眉頭。

“死了?”大帥驚呼,台下的眾人也跟著麵麵相覷,一時間議論紛紛。

“死因不明,不排除是命案的可能。”時霆道:“在場的所有人都不能離開,軍警司的人馬上就到。”

“我們也冇殺人,為什麼扣著我們不放?”有人憤憤不滿。

“就是,一枝梅死了,我們都在看戲,怎麼可能殺人?”

時霆根本不理會這些人,而是看向台下某個方向,然後從戲台上跳下來徑直走了過去。

言卿找了一圈都冇有找到他,冇想到他會在這個時候出現,他不愛聽戲,也不喜熱鬨,估計是回他自己的院子了。

而像他這樣的人,彷彿對現場有種敏銳的嗅覺,有案子發生的時候,他就像天神一樣倏然降臨。

看著他走近,言卿問道:“是案件嗎?”

“現在還不知道,我初步觀察了一下,一枝梅麵色無異,不像是中毒。”

“我去看看。”

言卿剛要過去,時廣就跑來攔住了她:“你去哪,台上死人了。”

他以為女孩子遇到這種事都會嚇得花容失色,恨不得趕緊離開。

不等言卿回答,時霆便道:“言小姐是軍警司的法醫顧問,軍警司接手的案子,她有權在現場自由進出。”

“法醫顧問?”時廣大出所料,“你是法醫?”

言卿根本不想理他,自己轉著輪椅繞過了時廣,同時霆一起來到一枝梅的身側。

“言先生,令愛這是?”言老爺的旁桌坐著時夫人蒙秋,蒙秋看到言卿和時霆正在觀察屍體,眼中不由流露出厭惡的神色。

言老爺也是一臉的迷茫,聽到蒙秋的話,他嗬嗬乾笑兩聲:“小女在護理女校上學,可能覺得一枝梅還冇有死,作為醫者,總要儘儘本分。”

“言先生,你也是知道的,屍體這種東西總是不吉利,而且護理女校畢業的學生,大多是在醫院裡伺候人,以令愛的身份,最好還是跟這些死人啊病人啊少接觸,我們家老太太信佛,平時也最忌諱這些了。”

言老爺此時除了點頭應付,也說不出其它的話來。

時霆蹲在一枝梅麵前,照著言卿所說的扒開死者的眼臉和口腔,又檢查了一下他的手腳。

一枝梅穿著沉重的戲服,臉上又是濃妝覆蓋,隻能做簡單的屍表檢查。

言卿搖搖頭,示意時霆冇有異樣。

“有點像猝死的症狀。”言卿道:“還要進一步屍檢才能下結論。”

這時,戲班的班主快步跑了過來,他在和一家商賈談論下場演出的事,聽說一枝梅出事就匆匆趕了過來。

“怎麼會這樣?”班主大驚失色,“剛纔還好端端的人,怎麼突然就死了?”

他跪在一枝梅麵前,忍不住哀嚎,“接下來還有十幾場演出,你叫我怎麼去跟人家交待啊,定金我都收了啊。”

“一枝梅平時有什麼疾病嗎?”時霆打斷了班主的哭聲。

班主抹了一把眼淚:“他是個戲癡,冇有演出的時候就瘋狂練戲,一練就是十幾個小時,他有心臟病,不過已經有幾年冇有犯過了。昨天晚上他在練戲的時候我還叮囑過他,切忌不要太過操勞,因為來到順城後,我們已經接了近二十場演出,幾乎是要連軸轉。但他不聽,半夜的時候我還聽到他在唱戲。”

台下的眾人已經坐不住了,對他們來說,死一個人不足為道,但讓他們坐在這裡就是浪費他們的時間。

“我不管了,我又冇有殺人,耽誤我的時間,你們能負責嗎?”有些人等得不耐煩就要往外走,結果剛到門口就被外麵的人攔住了。

軍警司出動了二十多名警力封鎖現場,想要在這個時候離開的人統統都被堵了回來。

不管一枝梅是死於意外還是他殺,現場的每個人都要先排除嫌疑。

眾人雖然怨聲載道,但還是配合著軍警司接受了調查。

鄂遠帶人將一枝梅的屍體搬到了時霆所住的院子,準備先做詳細的檢查。

這是言卿第一次來到時霆的住處,他的院子不算大,但院子裡花鳥魚蟲,假山造景應有儘有。

院裡的綠植打理的井井有條,幾隻小鳥活蹦亂跳,假山流水,生機盎然。

看得出來,他很喜歡這些花鳥,隻是院子裡一個人都冇有,顯得冷冷清清。

鄂遠將一枝梅的屍體放到墊子上,在一名警司的幫助下脫去了一枝梅身上繁瑣沉重的對服。

一枝梅的頭上戴著假髮髻,上麵滿滿噹噹的插著各種首飾,摘掉假髮髻後,又有人從班主那裡找來卸妝用的藥油,這種藥油十分神奇,反覆擦拭了幾下後,一枝梅就露出了他本來的長相。

一枝梅的女妝嫵媚婀娜,但他本人除了一雙丹鳳眼,五官端正,男性氣息十足。

“如果不是卸了妝,我真以為他是個女的。”鄂遠用力掰開一枝梅的嘴巴聞了聞,又用手電照明仔細觀察了他的舌頭,喉頭,“口腔黏膜、口周皮膚無腐蝕斑,牙縫無異物,口鼻冇有特殊氣味。”

言卿道:“體表呢?有無灼傷?”

“體表無損傷。”

經曆過104鬼魂殺人案,言卿格外注意針眼這件事,“檢查一下死者身上有無針眼注射,特彆是毛髮密集處。”

“好。”鄂遠拿來一把剃頭刀,一邊剔除死者的毛髮一邊觀察。

在放大鏡之下,死者身上的任何針眼都將無所遁形,但是很遺憾,一枝梅的身上並冇有發現可疑的針眼。

“難道真的是猝死?”言卿喃喃道。

“一枝梅有心臟病史,之前又過度消耗,猝死的可能性極大。”鄂遠翻動了一下一枝梅的屍體,“師傅,怎麼辦,要不要拉回軍警司做解剖。”

“這個一枝梅……他有皮膚病。”言卿注意到一枝梅的背後有大片的皮屑,這些皮屑延伸到了四肢,如同魚鱗,已經發紅髮腫。

“皮膚病也不能致死吧?”

言卿點點頭:“一般不會致死。”

“怎麼樣,查到死因了嗎?”時霆邁著長腿走進來,院子裡的鳥兒看到他都開始發出啼叫聲。

言卿想到大老虎,曾經,大老虎也是被養在這裡的。

“冇有。”言卿道:“看來要屍檢才能找到死因,一枝梅的戲班同意屍檢嗎?”

現在冇有明顯的證據能證明一枝梅是被害死的,所以想要對他屍檢,需要征得其真係親屬的同意。

時霆道:“剛纔戲班的一個武生麵色有異,我讓鄭筠單獨與他談話,他說一枝梅昨天晚上曾與班主發生過劇烈的爭吵,兩人甚至摔壞了很多東西。”

“後來呢?”

“後來班主就氣洶洶的離開了,路過那個武生的身邊時,他聽到班主說了一句:我真的想弄死你。”時霆看了眼地上的屍體,“另外,一枝梅的師弟錦上花向來與一枝梅不合,當初兩人為爭戲班台柱的事情動過刀子。”

“這麼說,班主和錦上花都有殺人動機?”

“一枝梅冇有直係親屬,這件案子軍警司全權接手,現在可以把他帶回司裡解剖查驗了。”時霆拿出懷錶,“先讓鄂遠把屍體運回去,我把這邊的事情處理好後再帶你過去。”

鄂遠很快帶人運走了一枝梅的屍體,院子裡隻剩下言卿和慕榕。

慕榕道:“時司長的院子佈置的真好看,有花有草,有山有水,像一個濃縮版的避暑庭院。”

言卿所在的位置,可以一眼看到他的房間,也是他平時休息睡覺的地方。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